top of page
  • 作家相片花語

從濕疹走到花藝

每個人都有著自己的故事和轉折,既然找不著甚麼好題材,倒不如分享自己的經歷。 由於我有嚴重的濕疹問題,全身發炎佈滿傷口,曾經有一段頗長的時間沒辦法正常工作。每當我走在街上,總能感受到途人異樣的目光。我彷彿受到整個世界排擠,於是只管躲在家中,百無聊賴地過日子。在那段漫長的歲月裡,我開始接觸花藝。起初,只是隨意翻閱參考書籍與相關的資訊,後來,隨著身體狀況的稍微改善,我開始報讀花藝課程。我發現當我全神投入花藝活動時,我甚至能夠暫時忘卻皮膚的疼痛與刺癢。 可惜好景不常,我的健康狀況起伏不定,家人則道聽塗說,三叔公、四姨婆和八姑姐等等,七嘴八舌地認為花卉是濕疹的致敏源。無奈之下,我只好進行詳細的身體檢查,並且咨詢醫生的專業意見,以證明皮膚問題與花卉無關。然而,家人依然不信,反正不中聽的就是黃綠醫生。我索性拖著行李離家出走,加入了大學同學共同創辦的工作室。 說來奇怪,自從獨自生活後,我的皮膚狀況竟然有了顯著的改善。或許僅是心理作用,又或是環境的改變。現在偶爾回家,叔伯兄弟們又紛紛改口了,以不容置疑的口吻指出花藝這個行業沒有出路,簡直是誤入歧途云云……聽多了,耳朵都快長出老繭來。

邁向光明

還記得成立工作室的初期,我們都手足無措,錯漏百出。當時我們還沒準備好接受客製訂單,但當同事聽到一位顧客希望為已故的年輕女兒準備花禮時,他在倉庫裡翻箱倒篋尋找適合尺寸的器皿,花藝師好不容易完成後,卻在運輸的環節上出了問題。負責快遞的小哥大概那天心情大好,一蹦一跳地趕路,結果連包裝裡的花朵都掉出來了!幸好客人十分包容,最後我們害怕再次遇上那個快樂的小腳,決定自己送過去。

事後,我問同事為何在還沒有準備好的情況下接受客製訂單。他解釋說︰「我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,不理解花禮對亡者的作用,但我衷心希望能夠安慰那位留在塵世的母親。」那個傢伙真的是半個詩人,出口成文算他狠!世界上總是有一些人,秉持著奇怪的信念,我喜歡與這樣的人共事。也許我的家人說得對,這可不是一個輕鬆的行業,但我卻得到了心靈的滿足。我們所創作的不僅僅是花藝,更是傳遞情感和心意的橋樑。

人總是習慣把自己的價值觀套在別人身上,你應該找一份甚麼類型的工作,要賺多少錢,穿甚麼流行衣著,住怎樣的房子……人生不該被他人的期盼所限制。每個人都應該追尋屬於自己的道路,即使它看起來不那麼光鮮亮麗。或許我所追求的,不過是一種莫蘭迪色調,不誇張不造作,舒適柔和自由自在。

七零八落的瑣碎事,囉囉唆唆一大堆拼湊起來,算是簡單的回顧!特別感謝今期為我代筆的琉璃筆,他的文筆實在太好了,明明一樣的意思,看起來就不像是我能夠寫出來的東西。我是花語,我們下次見。

圖: PuiPui

文: 花語(琉璃筆代筆)

Σχόλια


bottom of page